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林慢慢的修仙记第二百五十八章道友莫让我失

2020-07-04

林慢慢的修仙记 第二百五十八章 道友莫让我失望啊!

目瞪口呆的看着半空中展演简便消失不见的两道模糊的身影,吴道犹豫了许久之后方才转身对灵儿小丫头说道。

、“你觉得我是不是太老了?刚才的那个是不是我的幻觉?”

用力的摇了摇头,灵儿小丫头肯定的对吴道说道。

“刚才那两个人影我也看到了。”

内心一寒之下确定那不是自己的幻觉,想象着在这皇城之内此刻竟然有这五名筑基修士,而且从对方的气势上看必定是来者不善,一场筑基修士的混战肯定会即刻展开,吴道便觉得即便自己带着灵儿小丫头呆在皇城之外都有些不太安全,连忙拉着灵儿小丫头再次向着远处飞速的离开。

至于林慢慢与阿呆,吴道认为就算林慢慢与阿呆在混战之中讨不到好处,也肯定能够全身而退,毕竟将一只筑基灵兽送人这种手段一般的筑基修士可是万万不具备的。

而没等吴道带着灵儿小丫头走出多远,身后便猛然传出一声剧烈的轰鸣,传出的气浪即便在这里的吴道都能够清晰感受到。

内心无奈的一叹,吴道翻了个白眼带着灵儿小丫头再次加快速度,向着相反发方向快速的前进。

皇城之中,在吴道带着灵儿小丫头离开之后,林慢慢看着站在龙椅废墟之中脸色有些苍白了黑影,冷笑一声说道。

“人人都说风水轮流转此事果然不假,现在终于轮到我来报那一枪之仇的时候了,相信你已经看到了,在我们二人的手下你是没有机会逃走的,不过如果你将你在这里这么久的原因说出来,相信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的手,那机缘对你来说必定困难,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到,那机缘必定在你我脚下的某处地方,不过如果你如实相告的话。我或许会在得到机缘后算上你的一份你说怎么样?”

目光一闪,天风国国主犹豫一下有些怀疑的问道。

“你确定会分给我一份?”

点了点头,林慢慢理所当然的说道。

“当然如此,毕竟是你找到这里的机缘在先。若果不是那日你想我出手害得我受伤的话,随意夺人机缘这件事情我还做不出来。”

自信的看着林慢慢的表情,许久之后确认林慢慢说的是实话的天风国封国主方才松了一口气,缓步从龙椅的废墟之中走出,一身轻松的走到林慢慢的身前。

“你早说啊。说实话那机缘也不是我李玄能够完全吞下的,多两个帮手对我来说反而是好事,早知林道友如此大方你我方才就不用那么剑拔弩张的了。”

随着话语,李玄脸上的表情越加的轻松,但是下一刻,却突然变得狰狞阴森,伸手之下手中黑雾缭绕,一把黑枪瞬间出现在李玄的手中,没有丝毫停顿的便向着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慢慢咽喉刺去。

李玄甚至体修**的强悍,所以这一刺之下选的便是林慢慢全身最为脆弱的地方。若是让李玄的手的话,林慢慢最起码数息时间都没有还手之力。

而一旦解决了林慢慢,单独对付林慢慢身旁的青牛灵兽,动用底牌之下,李玄自认自己的胜算还是十分之大的。

眼中带着一丝喜意,李玄看着自己手中的黑枪距离林慢慢的咽喉位置越来越近,下一刻便能将林慢慢解决,内心已经在考录之后如何对付阿呆的时候,眼中的喜意却瞬间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惊愕。

因为一只洁白修长的手掌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拦在了自己的枪尖之上。而自己锋利无比的黑枪,竟然不能够刺破这只看似吹弹可破的手掌丝毫。

那洁白的手掌微微用力,一股巨力便顺着黑枪传递到李玄的身体之上,被那洁白的手掌向后一带之下。甚至不由自主的向前踉跄两步,与此同时空气暴鸣声音响起,李玄的枪头便在李玄目瞪口呆之下被生生捏爆。

----------------------------------------------------------------------------------------------------

内心一寒,还没等李玄稳住身形抽身后退,便见到那硬生生将自己术法捏爆的洁白手掌握成了拳头,带着强烈的轰鸣以及凌冽的风压直直向自己的胸口轰了过来。

“啵!”

一道轻微的碎裂声音传入李玄的耳朵。另李玄内心一凉。

那轻微的破裂声音正是李玄散出体外护身的灵力,却没有想到连对那一只比自己要小上一半的纤纤细手进行象征性的阻拦都做不到。

与此同时,也对自己鲁莽的行为内心中有了悔意。

但是此刻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只白暂秀气的拳头击打在自己的胸口,汹涌澎湃的巨力从那小小的拳头中传出,另李玄五脏六腑一阵剧痛之下,耳边传来了接连破碎的声音。

那破碎的是自己的骨骼。

仿佛是泄了气的破球,李玄的胸口肉眼可见的有了细微的下陷,喉咙中一甜之下,李玄的身子瞬间倒飞而出,接连撞断数跟五人合抱粗的大殿柱子,并深深地镶嵌如最后一根大殿柱子之内。

缓慢的抬起头,露出有一只血红的眼睛,林慢慢嘴角有着冷笑的对着此刻一动都不能动的李玄说道。

“你把我当成什么?出入修真界的菜鸟么?我怎么会让你接近我而没有丝毫的防备。”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大口大口的鲜血不要钱似得从吴道的口中吐出,虚弱的抬起头,李玄挣扎着从大殿的柱子中走出,勉强让摇晃的身子没有倒下,苦笑着对林慢慢说道。

“看来是我小看你了,原本你为你如此年纪便能够筑基,身边有着筑基灵兽护道应该是某些大宗门中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骄,没有想到经验确是如此的老到。”

皱眉看着此刻连站都站不稳的李玄,林慢慢心神微动之下右眼中的血海渐渐的消失。这血海只有当林慢慢全力出手的时候方才会出现,此刻既然李玄已经构不成威胁,当然便不需要林慢慢时刻都运转着自己最强的力量。

不过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全力出手对于林慢慢来说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

看着此刻的李玄。林慢慢平静的说道。

“现在你可以将这机缘集体是什么告诉我了,不要再想着出什么把戏,你应该直到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您那些把戏实在是微不足道。”

苦笑着抹掉自己嘴角的血迹,李玄想了想终于无奈的深吸口气,正想要张嘴之下。忽然从大殿外传来了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

“天风国那个废物国主快点出来受死,今日本座要血洗整个天凤国的修士,还不赶快出来向本座下跪。”

声音在整个皇城之内不断回荡之下整耳欲聋,不少在皇城之内的凡人双眼一翻之下直接被硬生生的震晕了过去。

而且随着这嚣张的话语,一道术法神通之下原本便被林慢慢毁了个彻底,只剩下个空架子的大殿瞬间倒塌。

一时间灰尘四散之间,无数巨石碎木从头顶向着林慢慢碾压而下。

半空之中,两名身穿富贵华服,腰间别着数块暖玉,整个样子一副暴发户模样。身材有些消瘦,三十来岁的男子中脸色有些暗黄的修士满意的看了一眼身下自己一掌造成的后果,同时也暗自感叹天风国的建筑质量实在不怎么样。

伸手一挥之下驱散了飘到自己二人面前的灰尘,背着双手一脸冷漠的俯视着身下,内心暗暗怀疑那天凤国的皇帝不会被自己砸死了吧,不过当道其透过烟尘看到下方隐约的出现几道身影之后方才重新恢复的一脸的冷漠,高高在上的开口说道。

“下面的凡夫俗子,见到本座二人到来还不赶快跪下迎接本座二人,怠慢了我们难道不知道应该罪该万死么,你们……”

背着双手。这名筑基修士还不掩饰的散发着自己筑基后期的修为,在他的想法中,在这连筑基都没有一个的凡人国度,自己二人岂不是太上皇一般的待遇。此番自己两人挨不过上番国国主的苦苦哀求,以及看在那个小老二送上来数十名相貌姣好的侍女的份上方才出来走一趟,收拾一下天风国的修士以及国主,应该是手到擒来才对,却没有想到自己二人因为大意竟然半路飞错了方向,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正是一肚子火气,想要发泄一番,但是话说到一半这名筑基修士却是猛然停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仿佛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一般。

隐隐的透过烟尘,这名脸色有些发黄的修士怎么越看下方那一团青牛形状的身影怎么越是眼熟呢?

回过头看了一眼一旁鹰钩鼻三角眼的同伴,其同样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

犹豫一下,这名脸色蜡黄的修士笑了笑,暗自责怪自己实在是多疑,自己两人都跑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了,怎么还会碰到那个恶魔,再说那个恶魔

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想到这里,这名脸色蜡黄的修士方才放心内心的担忧,大刺刺的对着下方的身影说道。

“那下面的垃圾,还不赶快向着你郑大爷爷和你郑二爷爷叩头请安!”

冷漠的与阿呆转过头,看着头顶上的两名筑基后期修士,林慢慢声音冰冷的仿佛冻结虚空,一字一顿的对着上空的两名筑基后期修士说道。

“你说什么?”

而在林慢慢与阿呆装过头的同时,半空中的烟尘正好完全消散,另两方都能够完全看清对方的身影。

看着一脸冰霜的林慢慢以及一旁脸色不善的阿呆,郑大的双眼瞬间瞪大,看着那张令自己二人时常做恶梦的恶魔面容。郑大仿佛是过了电一般身上的寒毛瞬间乍起,生出来一身白毛汗,看了一眼一旁明显比自己好不了多少的郑二,郑大与郑二的眼中甚至出现了委屈。

为了躲着你我兄弟二人容易么,跑到这荒山野岭的就为了过一把土皇帝的瘾,你至于这么赶尽杀绝追到这里也要将我们兄弟二人灭了么?

哪有你这么做人的?

直视着上空明显有了呆愣了两名筑基后期修士,被二人的话刺激到的林慢慢再次开口,加深了语气说道。

“你刚才让谁跪下?”

郑大与郑二二人看着此刻怒气冲冲,一脸冰寒的林慢慢齐齐楞了一下,在他们的想法中林慢慢第一句话是什么都能够接受,但是这句话也有些太正常了吧?

愣了愣,郑大的眼中猛然闪过的一丝恍然,再联系到林慢慢突然出现在这里,好像不是为了堵截自己二人,内心中有了弄弄的喜意,强自不让自己兴奋的颤抖,郑大给郑二打了个眼色后,仿佛是刚看到林慢慢一般,惊愕的摆出一脸正气的对林慢慢说道。

“本座听闻这天风国国主卑鄙险恶,为人阴险毒辣,此刻正是要将这个害虫铲除,怎么,道友也是来这里产出这个害虫的?”

“害虫?”

林慢慢眉头微皱,若是说这李玄有没有对方所说的那样林慢慢并不清楚,但是能修炼到筑基境界的有哪个手是干净的,有着仇家并不奇怪,林慢慢所担心的是对方知不知道这皇城下面藏有机缘的事情。

但是还没等林慢慢开口,郑大则是连忙继续开口说道。

“我看道友你一脸正气,威武不凡,简直是正义的代表,今日到此必定也是要铲除那只天风国的蛀虫,既然如此,本座就将这个顾昂然而艰巨的任务交给道友了,道友……莫让我失望啊!”

---------------------------------------------------------------------------------------------(未完待续。)

手足癣长厚皮裂口怎么回事
阳江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云香精泡脚的好处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