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保险

代表紫血圣皇第427章表姨的心思

2020-09-17

紫血圣皇 第427章,表姨的心思

秦霖一听,有些无言,笑道:“瞎说什么呢,跟我去看看。请大家看最全!”

部落里敲锣打鼓,赶往了锤石山,但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们却不能进入山顶,被强大的禁制隔绝在外了。

白凤城站在外头无言以对,秦霖说道:“给他们一点时间,我们就不要瞎掺和了。”

众人一听,深以为然,夜千行意味深长,道:“不错,得给殿下一些时间,毕竟这么久没见了,哈哈……哈哈哈……”

于是,一行人又下了山,而此时在山上,秦墨看着这一幕,脸都黑了:“都想些什么呢?”

他走到阁楼里,把棺椁拿了出来,却发现没有动静了,心底顿时有些担心,赶紧把棺盖打开。

看到姜寒霜没有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她却瞪着秦墨,目光好似要杀人一般:“好啊,有长进了,竟然连表姨你都敢关,翅膀硬了啊。”

在棺椁里这片刻,姜寒霜想了很多,秦墨抬手之间,就把她给镇压,这等实力,简直逆天。

要知道当初他跟都灵去渭水时,她可是随手就能镇压秦墨的,但现在情况倒转过来了。

虽然惊讶,却也很快释然了,在东域时,她也听闻了关于秦墨的一些传言,若不是身在道门,此时恐怕早就过来一探究竟。

“表姨说的哪里话,快,快请出来。”秦墨赶紧安慰道。

“哼,把我关进去容易,请我出来可就难了。”姜寒霜冷着脸,开始耍赖了,一副打死都不出来的表情。

无奈,秦墨只得哄着她:“表姨别跟我一般见识,把你请到棺椁里,其实是有原因的。”

“哦,什么原因?”姜寒霜面无表情道。

“因为都灵的事情,我父亲只知道其因,却不知道其果,要是直接把你请进来,可就露馅了。”秦墨当时撒了谎,说没找到“母亲”,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母亲,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局而已。

“哈哈哈。”姜寒霜一听,就明白了过来,“原来你撒谎了,总算抓到你的把柄了,说吧,你要给我多少封口费。”

“表姨到底要怎样,才能不提这茬?”秦墨问道。

“很简单,把战争之王的炼制玉简全部给我。”姜寒霜的来意很清楚,除了看秦墨之外,就是为了战争之王了。

本来这件事让东岳地皇来做最好,但南域一战,东岳地皇去了星空,道门里除了姜寒霜之外,就没有人能够办成了。

事实上,道主都不指望姜寒霜能够办到此事,这种东西,谁又会轻易交出来呢?

“好啊。”秦墨笑着道,“玉简可以给你刻录一份,这回你满意了吧?”

“你不是在骗我吧?”姜寒霜一脸狐疑,根本就不信。

“好歹我们也是生死之交,我怎么可能骗你?”秦墨对姜寒霜,并没有什么芥蒂,想当初他们被黄金巨猿追杀,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姜寒霜还是不信,也不离开棺椁,伸出手道:“你现在就给我,先看看再说。”

秦墨有些无言,他当然不会拿出来,笑道:“我说给,并不是现在,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行。”

“等,要等多久?”姜寒霜立即一脸失望,“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又何必在我面前装这大方呢。”

“只需要等月余左右,而且,并不要表姨亲自拿,因为这东西,我迟早都会公布出去的。”秦墨笑着道。

“什么!”姜寒霜动容了,看着秦墨道,“你不是疯了吧?这样的东西,你要公布出去?”

“不错,反正锤石部落也守不住,与其便宜了某些人,还不如直接公布出去的好。”秦墨无奈道。

姜寒霜思索了一番,似乎是确定秦墨到底是不是在说谎,沉默了片刻,道:“我不信你会这么大方,想当初我找你要阡陌弓,你可是费尽周折,到最后我也没有得到。”

“表姨最后不是得到了乾元镜吗?”秦墨笑着道,“那可是不下于阡陌弓的宝物啊。”

“去,乾元镜哪里比得上阡陌弓?”姜寒霜白了他一眼,“说吧,你小子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冤枉啊,我可是很纯洁的,怎么可能打什么鬼主意,我是真想把战争之王的炼制方法公布出去的。”秦墨苦着脸道。

“不信。”姜寒霜环抱着手,脸上全是怀疑,“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想做什么?”

闻言,秦墨立时严肃了起来:“那我问问表姨,你是为了道门而来?”

“没错。”姜寒霜也不隐瞒,“道主让我来的,顺便,我确实也想来看看你,中州一别后,你小子实力简直变态了。”

听到道主,秦墨脸色不好,但听到来看他,秦墨心底暖暖的,他确定姜寒霜不会骗她,甚至有可能,姜寒霜来看他的成分,比来要战争之王的成分更高。

道主打的好算盘,秦墨自然不会让他如意,但对姜寒霜,秦墨也不会像对外人那样刻薄,沉默了一会,道:“我确实是想要公布出去,不仅仅给中州,也要给东域,甚至是西域也要给。”

“那北域呢?”姜寒霜听出了不对劲。

“北域自然也是要给的。”秦墨笑着道。

“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姜寒霜一脸狐疑,“这么好的事情,从你嘴巴里说出来,非常奇怪。”

“人与人之间,就不能有点信任?”秦墨苦着脸道。

“没有。”姜寒霜果断的摇了摇头,“这是我跟你一路生死逃亡,得出来的经验。”

“……”秦墨无语,坐到了凳子上,道,“要我说也行,你先从棺椁里出来,咱们坐着聊如何?”

姜寒霜思忖了片刻,最终还是从棺椁里出来了,秦墨给她倒上茶:“来,先喝一杯,解解渴先。”

接过茶,姜寒霜却打量着了起来:“你不会在里面放什么药吧?”

地点在北海市公园路某企业宿舍楼。接到报料赶到现场看到“呸。”秦墨的气的脸色一抽搐,“我是那种下流的人吗?”

姜寒霜给了他一个,你就是的表情,这才把茶喝完,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可以。”秦墨清了清嗓子,道,“我要公布出去其实很简单,因为我就是给你们玉简,你们也造不出来。”

“呵!”姜寒霜鄙视的看着他,“你也太小觑天下的匠师了吧,你小小的锤石部落都能打造出来,有了玉简的几大地皇城匠师殿造不出来?而且,况且,中州的匠师,可是全人族,最顶尖的!”

秦墨也不辩驳,笑道:“我从没有小看过人族的匠师,但我确定,给你们,你们也造不出来,因为每一艘战争之王,都是有器灵的,你觉得人族匠师中,有几个能够打造出有器灵的宝物?”

“什么!”姜寒霜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他,“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秦墨反问道。

“带我去看看。”姜寒霜严肃道。

“不用。”秦墨直接祭出了一艘小船,正是第一艘虚空战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模型,但只是缩小了而已。

那狰狞的船身上,透着一股冷冰冰的压迫感,这让姜寒霜也不由心底一跳,仔细查探后,发现里面果然有器灵。

但这器灵跟寻常的器灵不一样,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没有丝毫的生气:“这就是你那灭了百亿鼠族战船了?”

“不错,我们管他叫做战争之王。”秦墨得意道。

姜寒霜一抬手,就要还真有阅历过无数日本爱情动作片友找到了此图的原图要抓过去,但秦墨反应的更快,于是落了空,很不忿道:“不就是一件宝器吗,给我看看怎么样,又不会抢走你的。”

“我不信。”这回轮到秦墨了。

“你……”姜寒霜气煞,很快又平静了下来,道,“爱信不信,不过,你这战船,还真有器灵,可是,一千艘战船里,能有一千个器灵?难道说,你这锤石部落里,有一个十三品的神匠师?”

秦墨摇了摇头,道:“一千艘战船里,确实有一千个器灵,但锤石部落,并没有十三品的神匠师,之所以会有这么多器灵,那是因为只要给这个器灵,足够的元气,它就能不断分化出战船所需的器灵,跟那些真正的器灵不一样的是,这器灵不可以成长,也是这世间独一无二。”

姜寒霜突然明白秦墨的意思了,却惊讶道:“竟然会这么神奇,什么变态的匠师,才能整出这样的东西。”

“王麻子。”秦墨说道。

“什么意思?”

“我说这个变态的匠师,叫做王麻子,他拥有匠心。”秦墨重复了一遍,“但他也只是机缘巧合,才打造出来的,让他再次炼制一次,可没有这样的力量了。”

“等等。”姜寒霜突然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这战船必须有器灵才能催动,可即便没有器灵,又能如何,用神念不行吗?只要有那些强大的弩箭,把战船里,弄上足够的人手,不就够了?”

秦墨一听,顿时笑了:“这个,你以后会明白的。”

“切,我看你这所谓的器灵,就是个幌子,你不过是不想把战船里的那些弩箭卖出去而已。”姜寒霜好似看透了他。

但他看着秦墨,却发现秦墨一点也不紧张,反而是笑意凛然的看着她,让她有些怀疑,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



九江白癜风去哪治疗
松原男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白癜风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