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

中诚信托承认30亿信托财产或无法按期变现

2019-11-10

  本报 曹乘瑜 实习 刘夏村

  16日,中诚正式向其投资者承认,“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高达30亿的信托财产或没法按期变现,不排除通过诉讼方式向相干主体主张权利,以最大限度维护受益人的利益。部分民间债权人表态愿意配合受托人化解振富能源公司及关联公司的融资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这一信托计划极可能延期。在宏观经济增速趋缓的情势下,涉矿信托面临较大风险,但未必会成为打破刚性兑付的“第一弹”。

  信托财产变现困难

  1月16日下午,中诚信托在其站发布《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2013年第4季度管理报告》。

  这份报告称,该信托计划预计存续期限将于2014年1月31日届满,鉴于王于锁、王平彦、振富能源公司未定期足额向受托人支付股权保持费,王于锁、王平彦、振富能源公司亦未按照受托人向其发送的通知提前支付股权转让价款,白家峁煤矿的整合方案尚未获得批复,信托财产在2014年1月31日前变现还存在不确定性。

  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王于锁、王平彦、振富能源公司欠付的股权保持费金额为518,677,700.10元,王于锁、王平彦、振富能源公司亦未按照受托人向其发送的通知提早支付股权转让价款。截至2013年12月31日,振富能源公司累计使用信托资金3,030,000,000.00元,信托计划相关账户余额为5,669,444.17元。

  中诚信托在报告中表示,2013年四季度曾屡次召开专题会议讨论振富能源公司及关联公司融资风险化解问题,并就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与相干部门进行了协调,但均未获得具体进展。

  不过,中诚信托表示,已与部份民间债权人进行了积极沟通,部分民间债权人表态愿意配合受托人化解振富能源公司及关联公司融资风险。中诚信托还表示,“不排除通过诉讼方式向相关主体主张权利,以最大限度维护受益人的利益。”

  对此,某信托公司区域副总经理表示,此前一些信托公司遇到类似情况,会选择通过先垫资后诉讼的手段进行,但这一产品目前面临的情况比较复杂,通过诉讼手段短时间或很难解决,而化解振富能源公司及关联公司融资风险,则需要当地政府的配合。

  中国证券报了解到,对于这一公告,一些投资者担心只是有关公司“拖延”的手段,有投资者甚至主张召开全体受益人大会。

  一家信托公司管理人士表示,该信托产品极有可能延期。在振富能源破产清算的过程中,也许将重组,从而给予工行空间注资新公司,为兑付提供可能性。“工行不会直接垫付,他在上也没有这个义务,如果垫付,会是一个不太好的先例。”

  该人士认为,虽然涉矿信托产品目前危机较深,但是仍然不会成为打破刚性兑付的第一弹。“中诚信托只是个极端案例,如果不是其实际控制人被刑拘、公司不具有承接银行注资的条件,我相信工行是会积极行动的。”他说。

  “涉矿信托产品虽然项目规模都较大,而且现在因为煤炭市场低迷、价格下跌都有危机。但是这些信托产品通常是由银行和信托合作发行,风险化解能力实际更强,即使个别项目出现问题,银行还是会积极解决,流动性问题都有化解空间。”

  涉矿信托风险更大

  这已是近期被曝出问题的第二只涉煤信托产品了。2013年12月,信托1只名为“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产品亦因融资方堕入债务危机而出现兑付困难。偶合的是,与“诚至金开1号”一样,其融资方也来自山西省柳林县。

  一份由平安信托和麦肯锡联合于2013年底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从历史上来说,信托贷款的总体违约率很低,大约在1%左右。但是,在经济发展放缓的大环境下,信托贷款蕴含的信用风险可能在更大程度上暴露。随着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煤炭、房地产等强周期性行业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如中国证券报前道,去年12月20日,同为中诚信托旗下的“诚至金开2号”亦发布临时报告,称“由于煤炭市场低迷,导致新北方公司目前经营困难”,没法依照预期收益率向投资者分配当期收益。

  来自普益财富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1月底,去年一共有16只集合信托产品出现兑付危机。

  普益财富研究员范杰表示,2013年信托业问题有以下特点:第一,频率高,几乎每个月均有问题产品出现;第二,失事信托公司没有明显的分布特征,既有行业翘楚,也有后起之秀和业务平平的公司;第三,问题产品集中在房地产和证券投资领域。

  2013年,各家信托公司在产品出现问题以后,想尽各种办法确保兑付。但是2014年,刚性兑付还会持续吗?

  数据显示,2014年,房地产信托和涉矿信托都将进入集中兑付期。据普益财富的不完全统计,2014年共有2814只信托计划到期,其中包括468只房地产信托计划和20只涉煤信托。而在这20只涉煤信托中,就有15只集中在上半年到期。

  业内人士认为,相比于房地产信托,涉矿信托产品的风险更大。由于其产品规模远大于房地产信托和证券投资类信托。例如,“诚至金开1号”的产品规模达30亿元,而中诚信托2012年底净资产100亿元,要让其取出1/3的“家产”其实不容易。

  “涉矿信托产品的尽调比房地产信托更难。”一名一线的信托经理告诉。首先是矿种、开采难度、后期成本核算如矿难环保等需要较强的专业知识,而且项目进展过程中不确定因素较多,比如采矿证的批准需要地方政府的关系,采矿利益往往带来当地纠纷,对融资方在“黑白两道”的关系要求较高,不确定性较大,很容易耽误工期,影响现金流。相比之下,房地产项目的进展更加有迹可循,收益与预期相差不大。

  “信托公司在涉矿信托这一块的利润高达个百分点,而房地产信托,即便是比较好的项目,信托的利润在15个点左右,排名前二十的房企的融资项目利润可能就在10个点以内了。”该信托经理说。

  风险化解机制亟待建立

  面对2014年的集中兑付,信托业也在悄悄采取行动。

  “诚至金开1号”危机让众多业内人士反思。上述信托公司区域副总经理表示,此事提示信托业,业务“跟风”可休矣。原来,涉矿信托产品的大量增加自2010年始。Wind数据显示,2009年、2010年、2011年,涉矿信托产品成立数量分别为2只、12只、51只、79只。

  “大家一窝蜂去做涉矿项目,而没有根据自己的实力和经验来选择投资种类。”该总经理说。

  另一家信托公司管理人士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信托公司应当学会规避宏观经济周期,否则“一股风来了,没站稳的都倒了。”

  据悉,部份信托公司已预期到煤炭市场低迷的后果,从2013年开始“收手”涉矿信托,提早结束部份项目,或是提早准备流动性。Wind数据显示,2013年,涉矿信托成立数量为49只,比2012年减少30只。

  对信托风险化解机制的建立,已在监管层的斟酌范围之内。在2013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主席助理表示,信托要建立“生前遗言”机制,“要事先写好这个机构真要是不行了怎么办,是股东救助,还是兼并重组,谁来出资,谁来主持,都要写清楚,让后人照做就行了,不至于忙乱,产生更大的风险。”

小孩咽喉肿痛
心肌缺血和脑供血不足
宝宝吸收不好的症状
标签
友情链接